中国民间玩具造型艺术略论

分类:论文范文 发表时间:2019-05-08 11:08

  民间玩具是民间美术的重要组成部分,研究民间玩具的造型艺术不仅对于丰富民间美术的内涵与外延,促进相关学科的发展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更能对当代玩具设计的民族化和现代化提供依据和参考。民间玩具的造型艺术主要通过形态、色彩、材质等造型要素来表达,而题材是造型创造的源泉,装饰又依附着于造型。文章分别从题材、形态、色彩、材质和装饰等五方面对中国民间玩具的造型艺术进行了系统的分析和阐述。

解放军艺术学院学报

  《解放军艺术学院学报》解放军艺术学院的理论与学术科研窗口,学报以探研军旅艺术、铸炼治学之道、深究学术精髓、揽觅前沿新知为办刊思想。学报信息量大、学术品位高,具有艺术学院的学报特色、独具个性的学报观念、清新活泼的学报风格。获奖情况:中文核心期刊(2008)、北京市佳高校社科学报。

  玩具,就是供玩耍使用的器物。民间玩具和民间服饰、年画一样,同属于民间美术的范畴。中国民间玩具是中国民间艺术的瑰宝,有着蓬勃的生命力和极高的艺术价值。研究民间玩具的造型艺术不仅对于丰富民间美术的内涵与外延,促进相关学科的发展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更能对玩具设计的民族化和现代化提供依据和参考。

  一、 关于题材

  中国民间玩具由于地域分布、历史文化的差异,在创作题材上既表现为丰富多彩又呈现为千差万别。对中国民间玩具的题材的考察,可以以玩具的起源为切入口。民间玩具的创作大多从生活的需要出发,表达创作者对于生活的热爱与赞美,对亲人的爱心与情感,对自然的祈福与憧憬。总体来看,中国民间玩具的创作题材无外乎游戏娱乐、民俗、宗教和戏曲这四大类别,并在此四大类别的基础上细分和演化为更多种类(如图1)。

  玩具最早起源与游戏娱乐的需求。在仰韶文化西安半坡遗址出土的文物中就出现了直径大小不等,表面光滑的石球与陶球,据专家考证,“其形体小而轻,倘作弹丸不实用,应属小儿玩具”。游戏娱乐也是玩具的最核心的功能。“玩(即游戏娱乐)”是玩具的实用功能,由“玩”这一实用性才能引申出教育、文化、民俗、益智、艺术与审美性①。游戏娱乐类玩具是民间玩具的主要形式,小到泥哨,大如风筝,都能给人们带来无穷的趣味,而趣味性正是游戏娱乐类玩具的第一要义。另外,游戏娱乐类玩具因为有了人的参与,实现了人与物的互动,此类玩具又兼有互动性和体验性特征。

  民间玩具与各种民俗,广泛流传于劳动人民中间,存在着天然的联系。民间风俗孕育和发展了民间玩具艺术,民间玩具又充实丰富了民间风俗②。民俗类玩具又可分为节令玩具和仪礼玩具两大类。节令玩具伴随着传统的四时八节,主要用于节日气氛的烘托、为儿童增添节日的乐趣。时令特点不同,民间艺人进行玩具创作题材也不尽相同,但总体来说,以赞美生活、祈福未来为主。中国民间的人生仪礼名目繁多,诞辰、三朝、满月、百日、周岁、婚丧嫁娶等各种仪礼在不同历史时代都会受到人们普遍重视。民间艺人制作的人生仪礼玩具,创作题材一般以祝福吉祥、祛病辟邪为主,表达人们对美好生活的精神寄托。

  宗教最初源于人类对自然和神灵的崇拜,而且这种崇拜充满了原始情感和深厚的神秘心理。伴随着原始宗教的发展,逐渐形成了各式法器,这些法器在特定的条件下就转化成了民间玩具。此类玩具起初都有严格的形制、工艺和仪式规范,后由于宗教形式的弱化,在民间逐渐产生了各种演变形式。

  戏曲是民间文化之集大成者,众多口口相传的民间故事、神话传说、历史人物事件都最终都通过戏曲的形式固化下来。由此派生出各种形象为民间玩具的创作提供了广阔的舞台和空间。民间艺人根据戏剧角色形象,经过艺术再加工,塑造出了各色人物、动物、场景玩具,老少皆宜,为人们所喜闻乐见。戏剧类玩具以人物形象居多,造型逼真传神,玩具所附带的大量背景信息也在使用过程中潜移默化地传递给了使用者。

  二、关于形态

  形态是造型艺术的核心要素, 主要是通过轮廓、线型、比例及各组成部分的相互关系营造出一定视觉印象。中国民间玩具的形态在创作、特征和风格等方面有着自己独特的艺术魅力(如图2)。

  在形态创作方面上,师法自然是中国民间玩具最重要的方法,随意性是中国民间玩具显著特点,夸张的简化的变形是典型的手法。在“天人合一”的传统哲学环境下,中国传统的造物艺术表现为和谐、自然、简洁等特征,师法自然是最通常的造物方法。民间艺人一般不太可能接受到系统的艺术教育,大自然的花鸟鱼虫,飞禽走兽,为他们进行玩具创作提供了无穷无尽的灵感来源。无论是具象写实的编织玩具,还是抽象写意的面塑糖人,甚至是诸如“泥泥狗”人兽(禽)合体的组合都是在自然事物为创作原型基本的艺术再加工。民间玩具的自然形态,反映了民间传统生活的内在情感与艺术形式、节奏和秩序的和谐统一。中国的传统艺术注重写意。民间艺人在玩具形态创作时,既取材于现实生活的物象,又不仅仅拘泥于现实生活的物象,而是更多地加入了自己的理解和主观意愿。因而在形象的塑造上他们会因时、因地、因才制宜,相互借鉴,用概括性的手法展现出物象自然、质朴的风貌③。民间玩具的创作,既不受官方权威的约束,也不受商品属性的制约;既不炫耀技巧,也不娇揉造作,民间艺人无拘无束的创作激情,有近乎天然的美,具有打动人心的原始意趣,富于生活活力,最大程度地保持了艺术的本源。夸张与简化,舍其形而求其神,保留了事物的基本特征,突出了事物的典型特征,弱化了细枝末节的刻画,深受劳动人民的喜爱。泥玩具“猫头鹰”头部夸大变形到形体一半,突出表现了那双“明察秋毫”的眼睛,生动传神,把猫头鹰的神韵表现的淋漓尽致。

  在形态特征方面,实用功能决定着形态特征的形成。首先,许多民间玩具用于把玩,自由曲线的外轮廓、概括洗练的大弧面、圆润的过渡是形成良好的触觉手感的必要条件,也就是形态塑造的主要方向。其次,民间玩具的流传性,要求玩具形态的整体性好,表现为团块状居多。另外,民间玩具一般呈现为单体形式,较少出现结构性的连接和装配。这是由民间玩具制作工艺决定的。

  在形态风格方面,中国民间玩具总体表现为敦实浑厚、古朴粗犷、俏皮可爱等特征,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当然,受地域文化差异的影响,民间玩具在风格上存在较大差异。西北区域的淳朴憨厚,江南水乡的温婉细腻,中原大地的交融贯通,西南少数民族地区的神秘诡异都对民间玩具在形态上鲜明区域性风格的形成有重要影响。

  三、 关于色彩

  色彩是构成民间玩具艺术感染力的重要因素之一。许多半成品的玩具,一经施彩,立即显得栩栩如生、神采飞扬(如图3)。中国民间玩具的色彩与色彩搭配, 既没有西方色彩学条条框框的原则约束,也没有宫廷绘画般审美情趣的束缚,民间艺人凭借自身对色彩的朴素的认知,进行色彩组织。无论民间玩具的创作者还是使用者,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劳动人民,他们渴望通过鲜艳的色彩装点自己的生活。在色彩的选用方面,采用大红、大绿、大黄的原色;在色彩的搭配方面,对比反差大,色彩轮廓分明,具有较强的视觉冲击力。这种“原色,强对比”的色彩组织模式,具有强烈的装饰效果。另外,民间玩具具有的民俗意义和宗教意义,在营造节日氛围、表达仪式感时也要求这种色彩组织模式的存在。

  对民间玩具色彩的色相、明度、纯度及其相互之间的组织关系综合分析可以看出,玩具的色彩不仅仅是自然色彩的再现,更多是突破透视原理和时空观念的艺术再加工。民间艺人一般先以红、黄、绿等高纯度的大面积色彩作为玩具的主体色调, 形成充满刺激性的色彩张力, 再以其他色彩进行搭配。这样,既有大的对比关系, 又能在对比中求和谐,获得了整体感。

  特别需要强调的是,民间玩具中黑白灰色的运用。按照阴阳五行的说法“天有金木水火土,色有青红黑白黄”,黑白色在传统造物文化中具有重要的地位。中国人自古崇尚黑色,黑色是东方最具象征意义的色彩,代表着神圣、尊贵、神秘、本原、正统、吉祥、忠诚、正直等深刻的内涵。白色则广泛用于打底或点缀,能提高玩具的丰富性,增强通透感和装饰感。灰色能和大部分色彩产生调和感。

  民间也有许多关于色彩搭配的口诀,如“红要红的鲜,绿要绿的娇,白要白的净”,“ 紫是骨头绿是筋, 配上红黄色更新”等等。这些口诀集中反映了长期以来,民间艺人对色彩搭配的经验总结。同时,从这些口诀中我们可以窥探出民间玩具设色红火吉利, 软硬兼施, 对比中有统一, 统一中求对比的视觉美感体验④。

  四、 关于材质

  民间玩具的选材是首要工序也是重要环节,主要材料直接决定了最终玩具的物理性能和形态塑造工艺。民间玩具的材料一般都是资源丰富、廉价物美、易于加工的自然材料,如泥土、陶瓷土、食材、竹木、棉麻棕草、纸、金属等等,当然还有这些材料的综合使用(如图4)。就地取材是民间玩具的重要特点。不同的地理环境,物产存在较大差异性,如南方盛产竹材,北方盛产木材;宜兴以紫砂泥闻名遐迩,景德镇以陶瓷蜚声中外。即使同样是泥玩偶,无锡大阿福和淮阳泥泥狗、凤翔泥塑虎在材料性能上也有较大差异。不同的材料会形成了不同的质感。民间艺人正是基于对各种材料的质地、肌理、光泽、粘稠度、强度等属性的把握, 使自己的创作意图与材料自然属性完美地结合在一起的。与各种材料相对应的是各种制作工艺玩具按制作方法,大致可分为捏塑法、削刻法、缝缀法、编织法等。

  当然,泥质易解,竹木易朽,纸毛易腐,面糖易化,不能久存,陶瓷质坚硬故能流传⑤。

  五、 关于装饰

  装饰性强是民间玩具的典型特征,也是展现民间玩具艺术魅力的重要表现要素。中国民间玩具的装饰一般是在立体造型的基础上,通过着色、刻画的工艺来体现。剔除色彩的装饰效果,各式纹样是装饰的主体。中国民间玩具的装饰纹样一般富于区域特色,体现吉祥寓意,具有符号化的特征。从素材来看,中国民间玩具的装饰纹样可大致归纳为具象类、意象类和符号类等几类。具象类纹样来自于现实生活,如花卉、瓜果、飞禽、走兽、昆虫等;意象类纹样主要以各种吉祥图案为主,如龙、 凤、麒麟图案等。符号类纹样具有程式化的表现形式,在民间玩具中多有体现,如卷草纹、回形纹、“福”、“寿”字等(如图5)。

  在创作手法上看,民间玩具的装饰通常运用象征性手法表达创作者的艺术构思。相对于三维立体形态,象征性手法更容易在平面(或二维的类平面)上进行创作表达。中国民间玩具通常运用谐音、比喻、符号等方式来表达装饰中的象征意义。谐音的方式最能表达民间玩具较为抽象的吉祥意义,如连(莲)年有余(鱼)、室(石)上大吉(鸡)、喜上眉(梅)梢、吉(戟)庆(罄)如意等。在民间玩具装饰中也常用比喻的手法来表达美好祝福,如用石榴、葫芦、葡萄、莲蓬等物象来祝福多子多福的装饰手法,在泥塑玩具中随处可见。民间玩具的符号是对现实生活原型形象进行归纳,逐渐形成了约定俗成的视觉认知,如祥云纹代表吉祥幸福,回纹有 “富贵不断头”的意义。

  民间玩具既有民间美术的普遍特征,又有自己独特的艺术魅力。中国民间玩具的造型艺术主要通过形态、色彩、材质等造型要素来表达。题材是造型创造的源泉,装饰附着于造型之上,题材和装饰也是造型不可或缺的部分。中国民间玩具的造型艺术通过各具特色的形态表达、饱含装饰的色彩表现、恰如其分的材质运用,充分展现了我国劳动人民的聪明智慧。

  注释:

  ①李立新.玩物自信:中国民间玩具“玩”的特质[J].装饰,2009(7):12-17.

  ②张建华. 山西民间玩具[J],文物世界,2005(6):47-52.

  ③李洲君. 中国民间玩具造型元素在现代二维动画中的运用[D].湖北工业大学,2010.05

  ④纪向宏.论中国民间玩具的工艺特点[J].苏州大学学报(工科版),2008(3): 77-79.

  ⑤《中国民间美术》编委会.《中国民间美术全集·玩具卷》[M].杭州: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2002.7

关键词:中国,民间,玩具,造型艺术,略论,民间,玩具,是,

上一篇:湘西乡话濒危现象研究 下一篇:新媒体时代医院图书馆的管理及创新